小说派 > 亚博代理平台小说 >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 正文 32、弥补昨夜的遗憾
????棒子一放下张娟,双手就摸向了她的腰部。张娟急忙拍了一下他的手背。

????猴急猴急的!昨晚不是都那个了嘛,你怎么还这么急……

????书上不是说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我们不是天天都见吗?

????不是那个意思,这句话是说,只是日了一次,后面日不成了,所以就感觉好像过了三年一样难熬。

????张娟听到棒子嘴里说着粗话,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你以后不要跟我说日日日的,听着刺耳,我不喜欢这些话!恶心!

????咋这儿人不都这么说吗?棒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辩解道。

????人人都说,不见得你就能说!人人都没素质,你也跟着没素质吗?

????张娟明显是生气了。

????娟,对不起。棒子低下头来。

????行了。以后可别在说那些粗话了。错了能改,就行了。

????张娟说完,犹豫了一下,然后又左边看看,右边看看,确认麦柴垛后面比较隐蔽后,才伸手解开了自己的裤带。

????昨天夜里,我觉得下面涨疼涨疼的,你顺便看看是不是肿了。张娟说完,轻轻地把裤子推到了膝盖位置。

????棒子看到那丛黑油油的芳草组成一个撩人的倒三角形,而芳草下端则紧紧地隐藏在丰满白皙的大腿根部。由于张娟并腿坐着,所以棒子无法看到她那粉嫩粉嫩的两瓣花朵。

????棒子伸手按了一下自己的下身,急忙伸手插向那丛芳草的下沿,想要重温一下昨夜的芬芳,然而张娟嗔怒着拍打了一下他的手背,嘟着小嘴喘息道:

????你又不老实!你先帮我看看肿了没。

????棒子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即使把脑袋塞进张娟的怀里,鼻子凑近那丛芳草,但依旧看不到自己真正想看的两瓣。

????我看不到。棒子几乎是带着哭腔说道。

????你大概看看就行了……张娟红着脸说道。

????看都看不到,咋大概啊?人家走马观花的,起码还能看到花,我现在连花都看不到,只能看到草……

????棒子无奈地说。

????张娟紧紧抿着嘴唇,想了一会儿,这才像是下了莫大的决心,慢吞吞地翻身跪在地上,把自己白花花的屁股蛋蛋朝向了棒子焦急难耐的脸庞。

????当棒子看到那两瓣胖嘟嘟的白色隆起如同两瓣小小的香蕉整齐地排在一起的时候,他这才心满意足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巴,凑近张娟的沟壑,轻轻地嗅了嗅那股淡淡的芳香。

????张娟红着脸儿,扭头娇声问道:咋样?

????好着呢,不但没肿,而且嫩得很。棒子的声音中带着颤抖。

????张娟羞地快要不行了,她急忙把头转回去,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她能感到自己的那道粉嫩被棒子的呼吸轻轻的吹着,而那种如同羽毛轻轻撩拨的呼吸让张娟觉得好痒,她几乎是下意识地扭了扭自己曼妙的腰肢,而这个动作并没有逃过双目含着欲火的棒子。

????白皙饱满的圆腚如同芭蕾舞演员一样在棒子的眼前晃来晃去,惹的棒子下面的那根肿胀跳了几跳,越发的难受起来。

????棒子伸出自己的双手,用手掌轻轻地托住了张娟的臀部外侧,然后忍不住把脸贴在了那道陷进去的沟壑。

????棒子特别喜欢闻张娟那里的味道,是一种从来不曾闻过的芬芳。这种淡淡的清香如同春天的暖风,如同夏夜的清凉。这种芬芳能让棒子在瞬间调动全身的力量。

????棒子无法拒绝内心的冲动,用舌尖从下到上的刮了一下。

????嗯……张娟轻轻地嘤咛一声,腰肢朝左轻轻地摆动了一下。

????棒子……痒。

????娟,我想。

????要迟到的……张娟喘息着说道。但她并没有改变自己的体位,依旧跪在地上,双臂扶在麦柴上,纤细的腰肢沉了下去,滚圆紧绷的屁股升了上去,那道柔滑的曲线无比完美地诉说着少女的无敌春色。

????没事!你放心,不但没事,而且老师会表扬我们两个!

????嗯?

????一个是助人为乐,一个是不言放弃。

????是吗……

????张娟的声音已经变得不像平常一样那么稳定,而是带有一点轻微的颤抖,音调也要比平时高出不少。对于棒子来说,张娟此时此刻的声音无疑是**裸的撩拨。

????偷食禁果之后的张娟是带着遗憾的。虽然她害怕自己怀孕,但当棒子那滚烫的白浆喷了自己一身的时候,她就按耐不住地开始胡思乱想。

????她假设从棒子那根物件里面一次又一次喷出来的东西当时是在自己的体内,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夜里她一遍又一遍地假设,一浪又一浪的冲动。后来她就忍不住伸手摸向了自己的蜜缝,再后来她就把自己那根纤细的中指伸了进去。

????她一边来回地动作,一边回忆着和棒子在麦柴垛上的点滴。然而自己的手指怎么都没有那种温暖和那种膨胀,棒子能将自己撑得满满的,每一次的进出都让她刻骨铭心。

????她一边摸索着胸前的两团绵软,一边加快手指的扣挖。在最后的跌宕起伏中,她在满足和遗憾的交织中沉沉地睡去。

????那你……

????本来张娟要说快点,但她终究没有说得出口。并不是张娟难为情,不好意思,而是张娟害怕棒子会因为赶时间而草草收场。既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那么就要让棒子弥补她昨天夜里的遗憾,她不再打算告诉棒子射在外面。

????棒子埋头耕耘着自己的桃花源,丝毫没有在意张娟的那半句话。棒子极其卖力地用自己的舌头顶进那两堆鼓鼓的香蕉中间,湿滑温润的感觉不仅让张娟欲仙欲死,棒子也感到自己欲仙欲死。张娟的每一次喘息和每一次扭动,对棒子来说都是对自己劳动的极力赞扬和褒奖,棒子已经对女性有了足够的经验,知道张娟的形体语言到底意味着什么。

????棒子的舌头让张娟的桃花源变成了一片沼泽地。透亮透亮的水水,覆盖了两瓣鼓胀的香蕉,在清晨的光芒中闪烁着晶莹的点点。

????棒子的嘴巴周围和鼻尖上都沾上了一层,一根黑色弯曲的芳草不知什么时候粘在了棒子的脸颊。

????哦……

????张娟满足地呼唤了一声,面部朝前,抖了抖自己的头发。那黑黝黝的短发像波浪一样跟着张娟抖了几抖,然后又遮住了张娟泛着红晕的粉色脖颈。她忍耐着下身越来越明显的酥痒之感,身体之内的火山在继续集聚着巨大的能量。她的额头渗出了细细的汗珠,樱桃小嘴呼出淡淡的白雾,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变成了两谭秋水,深不可测的秋水中释放着勾人心魄的**。

????棒子……

????张娟娇声呼唤。

????棒子用舌尖最后顶了一顶那道缝隙的最深处,然后伸手将张娟的裤子朝下捋了捋,接着并膝跪在了张娟的后面。

????娟,你想要吗?

????这时的张娟早就忘记了上学是否迟到,兴许,张娟连上学的事、或者自己是不是一个学生都忘记了。管它呢!和此时此刻的缠绵比起来,那些不过是过眼云烟,都是上部了台面的东西。

????张娟似乎是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轻轻的哼了一声。

????嗯。

????张娟想要。她想要棒子的深入。

????因为张娟的蜜液,已经顺着那道蜜缝,反向流到了芳草地。

????亮晶晶的一片,已经说明了一切。

????棒子呼吸粗重无比,他为了节省时间,没有解开自己的裤带,而是拉开前门的拉链,把憋在里面的粗硬物件一把掏了出来。

????二话没说,他就用右手满把子捏住了它,把它送到了它应该去的地方。

????和第一次完全不同的是,物件的黑紫光头无比顺利的被那道红嫩红嫩的蜜缝一口含了进去。

????哎呦!

????进入的刹那,张娟的臀部朝前缩了缩,然后又左右轻轻地摆了几摆,这几个看似简单的扭动,却让张娟恰如其分地含牢了自己日思夜想的膨胀。

????空虚终于变为满足。

????渴望终于得到实现。

????棒子明显地感到了自己的物件有种被吞吐吸纳的美妙。

????棒子觉得不可思议。自己还没有任何动作,而近期手指套弄的摩挲之感是怎么来的?

????他使劲收缩了一下自己的肛门,好让自己的物件能够准确地迎合张娟下面的吞吐。

????棒子……棒子……

????张娟的声音中带着恳求,带着念想。

????无需说出快来二字,棒子早已心领神会。

????张娟想要棒子的进入。

????棒子抬起头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摸着张娟那嫩滑无比的腰肢和小腹,将张娟的衣服朝前使劲推了推,好让自己看到那两团颤巍巍的饱满。

????棒子最喜欢看到那两团绵软垂向地面。当站着或者躺着的时候,女人的两团不会像跪着一样那么大。

????棒子稍微侧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紧紧地盯着那两团仙桃一般的柔软,下身朝前顶了几顶,满足地欣赏着随之颤抖的白色小山,然后双手扶在了张娟的蛮腰两侧,开始了野兽一般的抽送。

????啊……棒子……

????起初,张娟痛快的叫了一声棒子的名字,然后开始了不停的哼哼。

????哼哼的声音是满足,是鼓励,是享受,是发情,是浪荡,是**,是乞求……

????哼哼的声音要求着棒子,要求他更加猛烈的顶撞,让那血脉贲张的啪啪声释放集聚成山的欲火,让那发浪的呻吟声更加嚣张。

????唯有更加痛快的深入,才能让她彻底折服;

????唯有快速的进出,才能让她释放全部的娇羞难当。

????棒子的这次是默默无闻的进攻。而张娟的这次是闭着眼睛让自己升入天际。

????两厢的配合,应验了一句老话:一个萝卜一个坑。

????萝卜不停地插进了坑。只是这坑,越来越泛滥成灾,越来越湿滑难当。

????嗯……哼…….啊……哦,种种最炽热的叫喊,给了棒子莫名的快意,似乎是在战场杀敌,一种痛快淋漓的感觉,让棒子很快就爬上了巅峰。

????如果当时有人在场,一定会被棒子的激烈吓上一跳。最后十几下的疾风骤雨,简直如同畜生在互相厮杀,那种不要命的击打,让张娟失去了声音,让张娟全身痉挛,让张娟的脸上浮现出无法描述的肌肉抽动,让张娟的腰肢成了蝴蝶的翅膀,不停地闪着优美的弧度。

????张娟闭着眼睛,感受着**辣的十几下。

????击打着自己的体内。

????欲仙欲死。

????张娟坍塌了。

????她的红嫩里,喷出了**之液。

????那芳草下面的柴草上,沾着一坨又一坨的粘稠。

????整个臀部,大腿内侧,芳草地和小腹下侧,都蒙上了如梦似幻的一层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