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霞之所以生气,还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有些被人给欺负了的感觉。

????女人毕竟是女人,在两性关系之中,女人要更加敏感一些。即使像男人婆一样的张霞,在占

????据主导地位的同时,也希望自己能够得到张熊的肯定和尊重。而他的要求却让张霞感觉自己

????是个在戏台上唱戏的。

????但人性就是这么的复杂。

????越是不好意思,往往就会越有吸引力。张霞骂到一半,她的心里就开始想:也没啥不好意

????思的,都说老娘是个男人,我知道他们话里到底是啥意思。我今儿个就当着张熊的面儿给他

????看看,老娘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让那些看不起我的、挖苦我的人后悔的砸自己的胸口子!

????日她妈妈的个骚逼的,老娘被这些说三道四的人给弄的抬不起头来!往后我也要让这些吃不

????到葡萄的馋口子羡慕羡慕!

????一念至此,张霞马上就改口说道:你说说你都傻成啥样儿了!雨潭的水清的很,你不洗,

????你偏说没地方洗!你这不是找借口吗?

????张熊红着脸说道:不是我不洗,关键是大家都不洗。

????大家?你的意思是说,人家洗的时候还得架个大喇叭给全村的人喊:‘大家快来看啊,我

????现在要洗骚沟子啦’?

????张熊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只好低着头不吭声了。

????张霞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行啦!谁让老娘今儿个给你当老师呢!我洗给你看,回头你

????要是再脏兮兮骚哄哄的,我就一镰刀把你那话儿给剁了喂狗!

????张霞说完,然后把小脸盆端起来放在了炕沿上,她的脸蛋儿突然变得红红的,连看张熊的时

????候都躲躲闪闪的。

????她站在炕上,犹犹豫豫的好一阵子,这才咬了咬下嘴唇,闭着眼睛把自己的裤子褪到了膝盖

????位置。

????那丛凌乱的黑草让张熊目瞪口呆,而胯下的物件,已经愤怒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突如其来的强烈刺激让张熊快要失去理智。他眼睁睁地看着张霞慢慢地蹲了下去,洁白的两条腿儿就那么轻而易举的分了开来,两片鼓鼓涨涨的柳叶就那么一览无余的献给了张熊,光亮光亮的沟壑,昭然若揭地告诉张熊:

????张霞为你而湿,你可懂得卿意?

????张熊那直勾勾的眼神让张霞感到心慌意乱。可是张霞为了能够做好他的老师,她尽量让自己显得随意一些。她慢慢地蹲了下来,腚部对准了粉色的小脸盆。

????当两片滑滑的柳叶快要吻到脸盆里面的温水时,张霞就停了下来。

????她将右手伸进了自己的两腿中间。

????她的手指触到了水面。

????哗啦,哗啦......

????水花四溅。

????溅到了草丛下面的沟壑。

????一水对一水,水水流不停。

????张熊眼前的所见到的一切,似乎是一个新生儿的嫩口一般。

????蠕动着;湿润着。

????甚至,张熊还看到了嫩口里面的红润,看到了嫩口周围的鼓胀。

????霞姐......

????张熊按耐不住心中的焦渴,像只小狗似的爬在了张霞的面前。

????起来!

????张霞故意阴沉着脸,命令道。

????霞姐!让我看看!

????又不是没让你看!

????你再叉开些,让我看个够!

????日你妈妈的逼眼眼!你再这么直勾勾的,老娘就羞的洗不下去了!张霞一边朝自己的双腿中间撩拨着脸盆里面的水,一边红着脸啐道。

????求求你了霞姐!

????回头让你看个够!赶紧起来坐一边去!张霞毕竟觉得不好意思,她挪了挪脚步,将自己的身体侧了过去。

????张熊已经没法控制自己了,他颤抖着捏住自己的物件,情不自禁地套弄了起来,他一边不停的套弄,一边伸出舌头,朝张霞胸口的两堆绵软凑了过来。

????唉......张霞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将自己的右手甩了几甩,然后伸手按住张熊的脸蛋,将他推到了一边。

????张熊看着张霞徐徐起身,浑身散发着银色的光芒。

????霞姐......

????嗯?

????还是别洗了,你赶紧教我咋弄,好不?

????哼!你说别洗就别洗?你也不闻闻你那根脏东西!一会儿你还要进到我的沟沟里呢,你不洗干净,老娘就不让你弄!

????张熊听罢,急地像只大个儿的猴子,赶忙端起脸盆,伸手蘸上温水,就开始拼命的捋起自己的物件来。

????张霞被张熊那猴急猴急的样子给逗笑了。

????她伸手按住张熊的手,用一种从未有过的缓和语气说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慢慢的来,先别这么急嘛!老娘既然答应了要给你教,老娘就实心实意的给你教!你放心好了,裤子都脱了,骚沟沟也让你看了,你还着急个啥嘛!但愿一会儿草的时候,你能把老娘给草舒坦了......来,我帮你洗,你洗的太猛了,要不了几下就该噗嗤噗嗤的软了!

????张霞说完,伸手捏住张熊的物件,无比爱怜的抚弄了几下,然后才伸手蘸了些温水,轻轻的涂抹在了张熊那幽光透亮、红中带紫的光头来。外面那层柔软的包裹在张霞的抚弄下也听话地含吐着张熊的光头,这让张霞感到莫名的心慌,也让张霞感到浑身的想望。她本来想着张口含含眼前这根东西,但是自己又把话给说的那么死,一边嫌人家的那话儿脏,一边给人家含来含去,这终究不是什么好事儿。

????张霞忍来忍去,还是熬不住自己内心深处那股子冲动。她只好掩饰般的凑了过去,用自己的鼻尖触碰了一下张熊的物件,然后故作惊讶的说道:咦!味儿基本上没有了!应该快要洗干净了!

????张熊喘着粗气说道:霞姐!赶紧些!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等等!弄之前,我一定要你干干净净的。

????那到底洗干净了没有啊?张熊快要急死了。

????不检查咋知道啊?张霞说道。

????那你赶紧的检查啊!张熊快要急哭了。

????张霞又把鼻子凑到物件跟前使劲的嗅了嗅,这才点头说道:闻是闻不到的了......

????闻不到味儿,说明就干净了!

????张熊几乎是哭着吼道。

????也不是那么绝对。除非......

????除非啥啊?

????除非尝尝!

????张霞说完,一口就裹住了张熊的光头。

????张熊哪里受的了这样的刺激?

????当他看到张霞的脑袋埋在自己的两腿之间,胯下的物件上有团热乎乎、湿漉漉、滑腻腻的东西在游来游去时,张熊再也忍不住浑身的震颤,只感到小腹下面烧红了一堆的火炭,然后就是热流冲出了自己的身体,一下接着一下,频繁的让他感到眩晕,舒坦的让他想要骂娘。

????在张熊还没有彻底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他发觉自己浑身倒下都是湿漉漉的流着热汗。他伸手擦了擦自己的额头,这才气喘吁吁的看了看张霞。

????张熊看到张霞一只手端在她自己的下巴位置,双膝跪在炕上。

????张霞缓缓的抬起头来,嘴角渗出了乳汁一样的液体。张霞的嘴巴紧紧的抿着。

????然后,张熊听到张霞吞咽了一口什么东西,咕咚一声。

????霞姐......

????张熊气喘吁吁的瘫坐在炕上,低头看了看自己那根变得软不拉几的小爬虫,不解的叫了一声。

????咋的了?张霞伸手擦了擦自己的嘴角,笑意浓浓的问道。

????到底是咋的了?

????张霞笑而不语。

????霞姐,这到底是咋的了?还没开始草呢,咋就这样了?

????张霞轻轻的挪了挪自己的屁股,尽量将自己的身体侧了过来。

????她说道:你第一次嘛!

????第一次是咋的了?都这样吗?

????也不全是......张霞低头想了想,然后笑着说道,没啥,你别多想,等会儿咱俩再弄!今儿个一晚上,你想几次就几次,我奉陪到底!

????哦......张熊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然后挪到了张霞的跟前,一手捂住张霞的绵软,一手悄悄的插进了张霞的黑草下面。

????咋这么滑!

????张熊瞪着难以置信的眼睛问道。

????不滑能进去吗!

????哦......女人的逼,是不是都这么滑?

????你妈的逼眼眼!咋说话呢?女人也就是想挨草的时候才滑!平时不滑!

????我不信!张熊边摸边说。

????你个呆脑壳!你也不想想!一天到晚、一年四季都是滑,我们女人就得成天价洗内裤!

????张熊歪着脑袋想了想,觉得张霞说的有道理。他终于无话了,只是充满惊奇的感受着张霞双腿之间的温暖和潮湿。

????不知不觉间,张熊那根口水未干的物件又悄悄的翘了起来。

????张霞在张熊的抚摸下如同一浪高过一浪的海潮,气儿越来越喘,身体越来越涨,下身越来越痒,樱桃越来越硬。

????当然,水水也越流越多,张熊的四根手指,已经像是蘸在了凡士林的罐子里头。